金沙澳门总站官网-金沙总站网址

科普阅读

当前位置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> 科普阅读 > 微型小说

微型小说

来源:http://www.njhfs.com 作者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时间:2019-09-30 17:54

  “铃铃铃……”李凡接起电话,“喂?”
  “快快快,下楼去吃饭。我和你平叔叔在小区门口等着呢!”
  “啊?可我不想吃啊!”
  “那你饿着咋办?快快快,我等着。”说完便挂了。
  李凡略显烦躁的看着手机屏幕上44秒的通话时间,深邃的眼睛不知在想什么。“算了,再去一次吧。”
  高达二十层的电梯像流星般飞逝,转眼便到了一楼,李凡无奈的缓过神来,拖着沉重的身躯,“悠然”地往外走。
  “凡儿,咋这么慢,快走!”李凡妈催促着。
  “妈,我不想去。”
  “走吧,你一个人在家吃啥呀?”
  “泡面也凭外面强。”
  “泡面能吃饱?”说完使劲拉着李凡向外走去,“一会儿注意点,别显出你那不耐烦的表情,给谁看呢?”
  李凡心想“妈现在越来越过分了,啥事都拉着我,逼我做不喜欢的是,我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和她出去吃……”
  “李凡?想啥呢?为啥不想下来呀?”刘姨充满“关切”地问道。
  “哦,没事”不知不觉中竟然出来了,看来以后不能胡思乱想了,爸妈也是为了自己好。
  “老平啊,你看法院那个事?”李凡爸问道。
  “那个没事,先吃饭,回头我帮你找人。”
  ……
  实在不想听下去,李凡缓缓闭上眼睛。
  时间飞逝。
  “到了,下车吧。”
  “恩?这么快。”李凡缓缓睁开双眼,像个木头似的走下去。
  “……有是饭店,真烦!”虽然心中是这样想,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。
  服务员蹭蹭蹭的往上送菜,李凡确实一点胃口也没有,刚拿起筷子又放了下去。
  “凡儿,咋不吃啊?”李凡妈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儿子。
  李凡苦笑一声“不饿,我回呀。”说着就要往外走,李凡妈一把拉住,想了想,从兜里掏出一百,递向李凡,“不用,我有。”李凡是一点也不想待下去了……
  “李凡啊,再吃点吧,饿着咋办?”刘姨“关心”道。“不用,家有泡面。”李凡的声音已经有点冰冷了。
  “别管他,让他自生自灭去。”李凡爸狠狠的说道,“咱们再喝!”
  李凡冷哼一声,撒腿就往外跑。
  而李凡爸妈们,还在继续吃着。
  回家的路上,李凡终于忍不住,,泪像雨点一样,使劲的拍打在李凡的心里。
  “为什么你们可以这样?给了我楼房,不给我温馨;给了我生命,不给我选择的权利。”一时间,李凡又想起了以前的好朋友,李凡妈常说他是因为选错了学校才找不到工作,而现在李凡发现,还有一种更倒霉---选错了家庭。
  “哈哈,继续喝!”酒店里还在快活的笑着。
  而街上的李凡还在痛哭着。   

图片 1

第一部分

“叮,叮,叮……”一串铃声打破了夜的宁静。也惊醒了睡梦中的刘老二和黄大仙夫妻俩。

刘老二用脚踢了踢睡在床那头的黄大仙。黄大仙叹息一声“谁啊?这么晚了打电话?!”一遍嘟噜,一遍爬起来接电话。

“喂,谁啊?”黄大仙迷迷糊糊的。

“妈,是我,光子。”原来是小儿子。

“你咋这时候打电话?还没睡啊?”

“没有呢。妈,你跟我爸,还好吧。”

“好,没啥事。”

“那就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你在那还好吗?工作累不累?”

“我挺好的妈,家里是不是冷了,你跟我爸要注意身体。”黄大仙的心里暖暖的,儿子真贴心。

“嗯,我知道,你在外面好好的,别乱花钱。”

“我知道了妈,……”那边传来呜呜声,好像……

“光子,你咋了?出啥事了?”

“没事妈。你别担心,一点小事。”

“快别瞒着我了,咋回事?你要把妈急死?”黄大仙心急如焚。

“老伴,你快来!”黄大仙朝床上的刘老二喊。

“吵吵啥啊?成天天的。”气呼呼的接过电话。

“光子啊,咋了?”刘老二知道自己家这个二小子这个时候打电话,准有事。

“爸……”光子,支支吾吾的。

“赶紧的,你要是不说,我就去睡了。”

“爸,我出了点事,你给我打两万块钱吧?”

“啥?你要两万?前一段时间不是刚要了五千吗?”刘老二一听又是要钱,头都大了。

“爸,你救救我吧?你要是不救我,他们就要打断我的腿。”光子在电话那头哭诉,哀求。

“啥?咋回事?你个混账东西,你又干什么了?”刘老二脑门的青筋都爆起来了。

“没干啥,几个伙计喝点酒,邻桌那孙子骂我,我就拿酒瓶砸了他的脑袋。”

“你这个兔孙,你咋不砸自己的脑袋?喝点猫尿不知道自己姓啥了?”如果光子在他跟前,刘老二早就上去打他了。

“爸,你别管这个了,先给我弄两万块钱,不然他们要断我的腿。”光子继续在电话那头哀求。

“你这个兔孙,我哪有钱?!上次卖小麦的钱,你妈不是都给你了吗?”刘老二恨恨道。

“爸,求求你了,你可不能不管我啊?明天上午一定要把钱给我打来啊!不然你儿子的腿就没了。”光子说完就挂了电话,他不想听他爸再骂他。

第二部分

“老二,这可咋办?”黄大仙在旁边听了父子俩的对话。

“这个兔孙,看我回来不打死他。”刘老二还在生气。

“你生气有什么用?现在咋办?可不能让人打断他的腿啊。”黄大仙说着,泪一直往下流。

“好了,你别哭了。”刘老二看着黄大仙在那哭,更烦了。

“咱还有多少钱?”刘老二皱着眉头。

“我去拿本。”黄大仙赶紧去找来存折。两个人对着头,趴在灯下,算了又算。

“一万二,不够啊。”老两口唉声叹气。

“睡吧。”刘老二转身爬上床,又跟黄大仙说,“明天早上,去把老大叫来。”

“哎。”

第三部分

第二天一早,黄大仙饭也没做,就来到老大家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“谁呀?”老大媳妇,一边问,一边开门。

“妈,你咋来这么早?有啥事?”老大媳妇问。

“没事。老大起来了吗?”

“还没呢。妈,你坐。”老大媳妇又冲里间喊到:“量子,妈来了,赶紧起来。”转身去做饭了。

量子听到媳妇喊自己,就穿衣服起来了。

“妈,咋了?有啥事?在这吃饭吧!”量子坐下提上鞋。

“你爸找你有事,你吃过饭过来。我先回去了。”黄大仙说着就往外走。

“你在这吃饭吧?妈。”量子想留她。

“不了,我回去吃。”

“妈,我这快做好了,你在这吃点吧。”老大媳妇在厨房听到了,就说。

“不了,你们吃吧。”又回头跟量子说,“吃过饭,过来。”

“好,那妈你先回去,我一会就去。”量子点点头。

量子媳妇端来了饭菜,喊起了孩子们,一家人一起吃饭。

吃饭的时候,媳妇问量子:“咱妈找你啥事?”

“没说。让我吃过饭过去一趟。”

“肯定不是啥好事?好事啥时候轮到过你啊?!”面对媳妇的挪瑜,量子竟无言以对。

看量子没吭声,媳妇也没再刺激他。

“不过,我先跟你说好,你别什么都答应,听见没。”媳妇最知道量子耳根子软,他爸妈一说啥,肯定就应了。所以提前就交代。

吃过饭,媳妇去送孩子们上学。量子来到光子家。光子一直在外打工,父母跟光子看门。

刘老二正在那抽烟,量子来的时候,地上已经扔了不少烟头。

“爸,你咋抽这么多烟?”量子皱皱眉。

“你来啦!”刘老二的嗓子有点哑了。

“让你来呢,是有个事要跟你说。”刘老二红着眼睛盯着量子。

“啥事?爸,你说。”量子搓搓手,在旁边坐下。

“光子出了点事,人家让他拿两万块钱,我跟你妈有一万,你拿一万。”刘老二盯着量子看,看的那么用力,量子感觉自己要被看穿了。感觉自己要是不答应,会被吃掉似的。

量子张了张嘴,想要答应,又想起了妻子的叮咛。前两次的事,自己花了多大功夫,妻子才原谅自己,再来一次,非闹不可。

“爸,我没钱。你知道的,我这刚买了车,手里没钱。”量子小心的说,又看了看刘老二的脸色。

刘老二的脸色变了几遍。“我知道你为难,可我们总不能看着人家把他的腿打断吧。老大,你想办法。”

量子低下了头,不吭声。

刘老二一看,像是不行,就恼了。“量子,我告诉你,你没有也得有,没有,你就去借,借也得借来,要不就把你的车卖了。”

量子听到这句话,心里像刀割一般。从小到大,父母的心里何尝有过自己,小时候自己给光子擦了多少屁股。现在,两个人都各自成家了,父母还是为了他来逼迫自己。

量子站起来,就往外走,一句话也没说。黄大仙赶紧上前拉住量子的胳膊“老大啊,你就救救他吧,你就这一个兄弟啊。”

量子回到家里,坐在沙发上,一句话也不想说,他的思绪很乱,一会是小时候家里有什么,自己从来都不能跟光子争。不然挨打的总是自己。一会又是,大了每当光子闯祸,父母总是逼着自己去解决。有时候他会问自己:我是不是捡来的。

不一会,妻子送完孩子回来了。

“你咋这么快回来了?啥事?”妻子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问。

“光子出事了,要两万块钱,爸让我拿一万。”量子喃喃地说。

“啥?又让我们拿钱?上次的七千才多久?上上次的五千提也不提。”妻子一听又要钱,肺都要气炸了。

“爸妈,也是没有办法,总不能真让人家把他的腿打断吧?”量子跟妻子哀求道。其实他自己也觉得愧疚,妻子跟着自己没享福,总是被家里这点事给烦恼。

“他惹了多少事?依我看,让人收拾一顿也好长长记性。”

“爸,给我撂狠话了,没有就去借。我不能不管。”量子看着妻子通红的眼睛也很心疼。上去抱住妻子。

“对不起”

“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咱们还过不过?他是我儿子吗?我要一直管他到死?”

“你放心,我一会就跟爸说,这是我最后一次管他的事。你别生气了啊,你看,眼睛都肿了。”

量子拿着存折走到刘老二跟前,“爸,这是我最后一次管他的事了,你打算给他擦屁股到什么时候。我要是再管,我的家就要散了。”说完就转身走了。

刘老二自己又何尝不知,有多拖累老大,可又狠不下心不管老二。

本文由金沙澳门总站官网发布于科普阅读,转载请注明出处:微型小说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优质的搭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