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澳门总站官网-金沙总站网址

科普阅读

当前位置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> 科普阅读 > 【倒插杨柳】七玄剑(小说) ——13

【倒插杨柳】七玄剑(小说) ——13

来源:http://www.njhfs.com 作者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时间:2019-10-05 01:26

【黑手娘子】
  
  扬红花在安神台修整了很多日子了,像她这么爱美,爱打扮的女子,怎么会沾染尘埃呢?实在是万不得情况下,才蹑手蹑脚起身;再说呢,她身体刚康复还需要进补。
  红花宫的大门敲门越来越紧,就像大夫被求医者被催着开门是的。
  “公主,外面有人求见,她说她有要事非进不可,……她还说你不答应就她就要闯进来了!”这名传信的名叫陈绣香,在红花宫排名第一,由于她柔情似水,招人喜欢,因此,在江湖上结下了无心的梁子。
  前些天,秦朝就缠着她好几次了。弄得宫里宫外,在江湖上挺进了头等名号。在这里,或许应该感谢秦朝身份的插入。
  陈绣香见扬红花躺在安神床上不笑不怒,不言不语,她不得重又复两遍。她感觉到上次没有答应秦朝的请求,红花宫公主对她有些冷淡了,毕竟那是一辈子身价交易,她和其他宫女不同,仍有孩子的天性,秦朝也是破格的寻求与试探的,但今天来的不是秦朝,而是一名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子。
  红花宫的大门敲得更紧,就像是巨型的弹药爆炸似的。
  “求见的是谁啊?有没有包裹?”扬红宫伸了伸懒腰,淡淡的道。
  陈绣香姕姕然然半天说不清,扬红花也没有心情看她的脸色和神态。红花就是红花,她一脸绯红,艳过整个红花宫的宫女;她高高在上的样子,不看还好,看了有让人恶心的感觉。
  “赶快叫那急断肠子的进来,把红花宫大门揣坏了,又要一大笔的维修费……绣香,你们几个去看着那条死狗,免得活咬人!……”扬红花依依命令道。死狗,说的就是胡飞的意思,因为胡飞曾有和东山二郎二人反抗过,若不是扬红花及时“助阵”,胡飞已摆脱困境了。
  今天的来势不小啊,王百变在白花亭已经侯着很久了,就好像是大盗一样,在事先已经编好了谱,心随身变,路由事变,那么巧合与自然。
  秦朝已经在屋顶瓦片上坐了很久很久了,白天被太阳烤了一整天,坐着又烫又硬;其实,被烫并不是重要,他只恨这清闲的日子,没有一口酒喝,没有女人没有关系,有一口酒喝也好,风吹嘴唇,那感受才是恰淡的。当然,他和王百变不是一路来的,秦朝早就发现王百变在白花亭偷探,两人没有什么深仇,秦朝一直坐着懒得动。
  风吹夏的杨柳,红花宫显得异常伤感。门前的杨柳,不再像初春那么娇羞、稚嫩,就要姑娘走进成熟的过渡阶段,令人欣喜。
  一个一身黑色的女子,拖着大麻袋一步一步靠近红花宫的大厅,黑色的蒙面沙,黑色的脸……除了大麻袋外,这女子几乎是黑色的。秦朝捡了两块瓦片,他看到了。王百变从破窗口看进去,他也看见了。王百变全神贯注注视着,就像药酒里的毒蛇,被蹦出来咬人一样那么的当心。
  整个宫里没有人知道,这个黑女人是谁,只有扬红花异常担心,心提到嗓子眼。她绝对认识这个,曾经扬红花和她交手过。
  她不是别人,她就是就是传说中的“黑手娘子”;黑手娘子她不杀人,她只会毁容,但她不会易容。她的毁容和王百变易容极为相似,很可能是同门出道的师兄妹。
  黑手娘子她除了毁容外,她还会救人,至于怎么救法,她自己心里也没有底。她长得又黑又瘦,就像死鬼复活一样枯糙无力。
  “你们当心一点!她是黑手娘子……”扬红花提醒宫女。所有宫女纷纷避让,有耳闻的害怕毁容,早已钻在桌子下。
  “说对了!我就是黑手娘子!曾经和你大打出手的黑手娘子!”黑手娘子乐乐打趣道。其实不需要说那么大声的,目的就是让王百变去救胡飞,让红衣女拿回解药。
  你恨我,我恨你,扬红花和黑手娘子终于交手了,一个撒红花,一个挥黑烟,就像海底世界一样迷人,秦朝趴在瓦块上看得痴痴犯傻。他总觉得,女人打架、交手才是最精彩的!像我们男人,交手也会打个招呼的,而她们就看谁的眼睛能射出火把来。
  王百变却是异常的忙乱,他把看守胡飞的人通通点了安神穴,这种点穴部位和路数,就看施者是否绝对别人的死与活,若是让他不在醒来,被点中安神穴后,他就“不老青山外,长眠世界中”了!
  扬红花和黑手娘子打得难分难解,与此同时,秦朝在屋顶上拍手叫好!
  “谁……”扬红花趁机身跃,想摆脱黑手娘子的毁容。此时,她招架的力不从心。
  你以为在房顶上观光的是白活的?是被击中的老鹰?秦朝就这在时候,把空空的右手当成了剑,一手横在捡开瓦块的缺口处,这就是“老手撞墙”的
  逆风剑法,这是源于《地道》的武功秘诀,在江湖上已经很少了,几乎失传。
  扬红花被热浪一下子按了下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,一声梁柱般的断离声,听得宫花宫的宫女耳洞发麻。
  
  【蚂蝗排队】
  
  扬红花不甘落后站了起来,她的腿很痛,由于见过训练以及历练,在她看来,这也不过是小事情。她们在庭前院后,打得你死我活,就像两条狮子自相残杀那般卖力。黑手娘子左手受伤了,因为她的手太黑,看得不是那么明显、刺眼。黑手娘子手里的大脑袋一直拖来拖去,她累不累也没有人知道,她的一个答案就是“毁容”,若达不到目的,就毁了红花宫的制毒场地!
  这已经是第五次从后院来到客厅了,黑手娘子看见屋顶上的人没有走,于是借这种机会打击一下扬红花!“多谢刚才贵人搭救,你不想参合,下来袖手旁观也好……”黑手娘子在说话的同时,招架很十几个的险招。
  “你不下来认识认识,来日我怎么感谢你呀?”黑手娘子挥着大汗道。秦朝实在受不住这样的邀请,他纵身而下,落在大方桌上,若不是轻功够精准,桌子必定踏成木块。他现在站得稳稳的,纹丝不动;就像木偶一样!
  秦朝不管是怎样,不帮扬红花,也不帮黑手娘子。对秦朝来说,黑手娘子的手很恶心,面貌也那么平庸无奇,再说,也是他第一次所见这么黑手黑脚的女人。他索性坐在一旁,把他们的武功一个一个画下来,尤其是黑手娘子的路数和招架。
  扬红花就想速战速决,可黑手娘子就是不成她的意愿。把扬红花的精力和元气拖得虚脱了,这就是“细水长流”古老的战法。
  整个红花宫红红的一片,如血,比火烧云还烈性。黑手娘子预感不妙,早有提防。与此同时,扬红花双臂一挥一舞,一声巨喊:“扬红花,撒红花,红花满天天如血……”整个红花宫撒着大大小小,形式各异的红花和花瓣。黑手娘子把大麻袋举空一舞,再撮向扬红花,一大群蚂蝗围着她团团转,最后排成队,前后和左右四个队。各自的摇头摆尾,这哪里像曾经用来制毒的蚂蝗啊?扬红花心里暗暗叫苦。
  她现在唯一想到的救命恩人就是小红花——她的女儿。而现在又奈何得了这个结局呢?
  “啊哈哈……扬红花,你真可爱,你真聪明!你以为我今天是来毁容的?我就是是来获取你制毒秘方的,你有多少红花赶快撒啊!”黑手娘子狠狠打击道。
  扬红花知道撒红花一切挣脱都是徒劳的,她狠狠踩了面前的蚂蝗,一只蚂蝗像流水般爬在她的小腿上,还使劲的往里面钻。扬红花的怒气,可以把一条生木立即点燃。
  “我今天不是来毁容的,而是来新账旧账一起算的!”黑手娘子痛苦、自豪的打击道。
  与此同时,王百变横身而入,缓缓站着:“不错,她今天不是来毁容的,而是来救人的……”
  “救人?……”扬红花现在才想起来中计了,胡飞被救走了;她被气的几乎心都快要跳出来。“是不是救我啊?”秦朝淡淡道。
  黑手娘子心里暗暗骂着秦朝,回眼再看,蚂蝗围着秦朝团团转,就是是饥饿多日的狼,欲欲要试。黑手娘子她吹一口青烟,蚂蝗就回头想扬红花爬,越爬越快。原来蚂蝗也是听主人的?难怪那么昂贵。
  扬红能施展轻功,可前后左右的蚂蝗要跟着她跑,怎么办?她实在想不出破阵的法子,大哭了起来!
  “老太婆,你上当了吧?谁跟你红花宫作对呢?你杀蚂蝗就会丧命,切记切记!”
  “你那么喜欢蚂蝗,今天给你这么多的蚂蝗,你好好玩吧!这不是毒蚂蝗,它们排成四队,这叫‘蚂蝗排队’知道吗?专来清毒五毒红花粉的。我们走!”黑手娘子觉得王百变说的不太完整,所以立马补充道。
  秦朝和跟着他们一起走了,只剩下红花宫一片死寂!静得能听见对方的心跳,扬红花无奈的站着,看着蚂蝗对她欲欲要试。   

  鬼唱
  
  扬红花,这女魔头太坏了,我恨,我恨……不要叫江湖大名,也不要叫公主,叫老大……
  东山二郎二人争执不休,胡飞在牢房里听得耳洞发麻,除了他们的说话与争吵外,很静很静,静得针落可闻。
  东山二郎,也就是色狼和财郎在一起,才称作“东山二郎”的,他们缺一不成行,单行不成道,在江湖上色狼和财郎已是名声远扬。
  红衣女为胡流了无数次的眼泪,被扬红花带走无数次、被她母亲折磨不计其数。
  这不见天日的牢房,就像死人的坟墓,可恨,可怕,除了比坟墓干燥一点以外,跟坟墓没有太多的区别了。胡飞常常安慰自己,只要有一口气在,走夜路也能走到美丽的黎明,只要对生命不要放弃,即便躯体像蜗牛,也会爬上高高的墙头。成功需要看时间的,英雄需要历练的。
  胡飞虽然暂时失明,但他还是能体会到红衣女解救他时,被扬红花无辜的折磨和伤害。
  白云客栈一片嘈杂,就像血洗江湖一样的混乱不堪。其实没什么,只是一个人在鬼唱:“撒红花,扬红花,红花满天天如血……”
  他不是鬼,他是铮铮铁骨的男人,他的易容和怪唱带来了不吉祥的怨气,就像夺命更夫回头索要宿命一样,让人诚惶诚恐。
  他不光在白云客栈卖唱,还在昨天黄时分,在蚂蝗堡的山顶上也这样怪唱,他不想出名,也不想扬名立万;他是在找两个人,引人注目罢了。
  红衣女被扬红衣折磨的不成规,原来舞步翩跹的她,现在走路也像个爷们。没有别的原因,只是她被母亲折磨后,自己坚强了一些,又加上憔悴的缘故,见过她的人,现在可能在心里暗暗确定她是良家妇女什么的。
  事实不然,扬红衣这样女魔头,有什么做不出来呢?或许是母女没有走到残忍的那一步。
  “撒红花,扬红花,红花满天天如血……”
  这个易容像鬼怪的,唱腔像冤鬼的的假疯子,不是别人,正是王百变。一身灰色的衣服,看上去就是死人发福的样子,些许害怕,些许恐怖。难怪白云客栈的人少了很多,至于云浪浩招呼他他也不理睬,王百变不变就好,一百就不是个人样。认识他的人不以为然。和他说老妈子近距离的人,喝口酒都是惊魂未定,疯子,疯了,他疯了?
  白云客栈弄得乌烟瘴气的,红衣女以为自己的娘又来闹事了,她匆忙忙赶来,吓得全屋子客人纷纷逃窜,还不是她一身红色如血的衣裳招惹的。只有王百变没有躲避,他认识红衣女——红花宫的小红花。
  “疯老头,你这里要死要活的做什么呀?你看,你看他们见你就躲得远远的……”红衣女怒气冲冲道。实际上不是王百变把他们吓成这样的,而是小红花的衣服吓着他们的。王百变笑得更得意,更甜,他没有说话,因为怕吓着更多的人!
  “疯老头,你是人是鬼啊?鬼鬼祟祟的,你刚才鬼唱什么呀?……”红衣女两手叉腰,瞪眼道。此时,有不少客人在低声论道,原来他们不是一伙的?还好还好!
  “我还不是想做一个成功的媒人,你说我是鬼唱?我不就引你俩出来相亲嘛……”王百变摘下来易容帽,白云客栈有六成以前的人都认识他,所以大多纷纷出来,听闻其详。
  与此同时,屋顶咂出了一个大洞,瓦片纷纷扬扬,如同天女散花,必死无疑。还好,王百变身法剑法不落败敌人,把毒烟和碎瓦片纷纷打落在墙角,他一个人招架,却没有保住所有的人命。吴群君被八角回击中太阳穴,一鸣毙呼。吴群君是王百变的铁兄弟,可以说有难同当,有苦分担,甚至有美女共享都有可能。在他招架的时候,看见一条黑影掠过屋顶的“天窗”,他急忙追了出去,那黑色蒙面人正好从屋脊滚下来,或许她走夜路太多了,见到鬼了。王百变没有抓住她,却是摘了黑色的蒙面沙,红衣女大吃一惊:“娘……”
  王百变又气又恨,那杀人不眨眼的女魔,怎么会是眼睛姑娘的母亲呢?
  “群君,群君……你醒醒啊,你不会死的,你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  他怎么呼喊,吴群君是实实在在的死了,他恨恨地拔了像八角回的东西,不是剑,也不是刀,更不是暗器,就人们常常看到能吃的八角回香。王百变看了右手的食指,顿时大惊失色,有毒,他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毒的。
  “你说她是你娘?这是什么毒?”王百变看着自己的手指头由变紫,再变黑。“五毒红花粉……”红衣女不快不慢道。
  她知道一些以毒攻毒的疗效,所以给王百变涂用了五毒麻醉丸。五毒红花粉和五毒麻醉丸,它们是相寸的,一毒攻,并有另一奇毒可解,只是小红花没有得到红花宫里毒药的配方而已,她曾经试药解救胡飞,昏迷三天三夜,呕吐七循环,也就是说连续呕吐七次以上。她知道一个重大的秘密,就是被五毒红花粉攻击后,必须用五毒麻醉丸击成药沫后来涂抹伤口患处,前提是不在发炎情况下便用,这是以毒攻毒的治发。虽然她救不了王百变的手,最起码在短时间内不会发炎、发病。
  王百变在酒台出看见一张纸条:“吴群君好!我有事在身,白云客栈由你暂时料理几天,谢谢!——白云客栈,云浪浩留墨”,这说明一点,云浪浩不在白云客栈做生意了,他出行或许是几天,或许是几个月,甚是是数个年头。
  唉,江湖路险,王百变也只能简单料理吴群君的丧事。王百变看到红衣女哭得像失去娘亲一样痛苦,弃心弃肺的。她不痛苦谁痛苦?自己的母亲害死那么无辜的人,小红花怎么知道扬红红花的目的和意义呢?
  一道寒光闪闪,在空中有数不清的“玄”字,那势头就像泰山压顶,王百变和红衣女喘不过气来,招架是无力的,破阵才是正确的。
  王百变没看过《七玄剑谱》,但他知道这是迷心剑,就像麻醉一样控制后,人体大脑瘫痪被终止。红衣女全然才十六七岁,她没有学过剑法,但她看过有关剑法身法的图书,比如《七玄剑谱》……
  红衣女看到王百变没法招架母亲的毒招,她在坟头抓一把黄沙是指和大拇指在手心一弹,这一招就是七玄剑谱里的“点心石流”,跟天女散花极为相近。
  扬红衣学武功哪有自己女儿学得快呀,毕竟她一般是用毒招取胜的,并非光明正大。
  “死妮子,我看你还敢不敢回红花宫……”扬红花狠狠地,狼狈而逃。一路跌倒,一路打滚而归,宫花宫的宫女也是纷纷避让,惊恐万状。
  “你们这些死菩萨,没有听见老哇(乌鸦)那么吵吗?……把大门、窗口关闭一气不漏,快!”扬红花用从未命令过的口吻大声道。
  几位喜欢拍马屁的宫女,把她扶在了安神台上,说简单一点,就是宫中重要人物受伤身卧在这张床上。比如扬红花公主、东山二郎……
  在平时,安神床没有一个人敢碰,只有特殊身份才能看得到的。她们议论着安神床的价格、布料、龙角、龙被……
  “乌鸦吵死了,你们是宫女还是乌鸦啊?……”这闹哄哄的一片,被扬红花一言镇压着,顿时鸦雀无声。
  “撒红花,扬红花,红花满天天如血……”她不是在练剑,而是朦胧的强音打乱她的心扉。心底不安着,怎么睡得着?身上大大小小的黑圆点,就是在木铃山吴群君坟墓附近受伤的,对手就是她的女儿小红花。当然,小红花当时是出于自救,并非真要与母亲为敌。我想,扬红花的心底很是明白了,可清的。
  扬红花听见有人在唱她的独门剑决,有人念念叨叨不要紧,问题是这个人像死人一样的鬼唱,很不吉祥;所以她不得不出门寻查,可这一查就遇见闺女和王百变在坟前一起跪拜,她误以为胡飞不治而死……如此说来,扬红花的疑心完全是多余的。

本文由金沙澳门总站官网发布于科普阅读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倒插杨柳】七玄剑(小说) ——13

关键词:

上一篇:纯真的野爱,真假卫斯理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