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澳门总站官网-金沙总站网址

科普阅读

当前位置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> 科普阅读 > 投胎不成山重水复,投胎办偶遇虎先锋

投胎不成山重水复,投胎办偶遇虎先锋

来源:http://www.njhfs.com 作者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时间:2019-10-05 10:14

白骨夫人拜别了牛头马面,飘到城外,欲寻个僻静的山水洞窟,好好休整一晚,以便来日赶路。然而找了半宿,只见到处皆是工地,不见一处可以休息的所在,殊不知如今这凡世正大搞建设,炸山填湖,移水竭泽,哪里还有清净地方?
  寻了许久,不见合适地方,只得随便找了个背风的旮旯,倒头便睡。
  睡下不多时,便听见隐隐有哀哀痛哭声传来,白骨夫人不由得心头火起,心道:夫人我好歹也曾是称霸一方的大妖怪,山神土地都奈何我不得,怎么会有人不知好歹,半夜搅扰我歇息?然而转念一想,如今自己虎落平阳,凤凰掉毛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得愤愤然罢了,翻个身,便要继续睡去,不成想那啼哭声愈发地响亮了起来,似乎不止一个人在哭泣。白骨夫人心中好奇大起,便起身循着哭声一路找了过去。
  行不多远,见几个男女鬼魂凑坐在一起哀哭,这让白骨夫人大有狐悲之感了,于是夫人上前打个闻讯道:“各位,贱妾这厢有礼了,不知各位夤夜痛哭,所为何事?”
  听到有问话,几个鬼魂渐渐止住悲声,起身还礼,为首一个男鬼答道:“在下还礼了,感谢夫人存问,不胜感激之至。不敢请问夫人是哪位?”
  “贱妾白虎岭白骨夫人是也。”
  那几个鬼魂大惊道:“原来是那白骨精!”言毕颇觉失礼,纷纷掩口,直道,“恕罪则个!”
  “贱妾便是那白骨精,各位何罪之有?忘了请教,各位是?”
  “唉,在下孟书生,乃是明代进士,生前在此地为官,也曾造福一方百姓,死后便埋骨此地。蒙众乡邻抬爱,不忘在下微功,在这里建了个祠堂,逢年过节总有不少香火果品供奉,玉帝知道后,便告知了阎罗王,委任了在下一个小官,做了本处的土地,护佑这方土地,日子倒也逍遥自在,这两个便是在下身边的办事小吏与侍女。不成想,先是破四旧,推倒了庙宇,后又搞建设,挖了坟茔,让我等都成了孤魂野鬼,我等无奈,只好去找玉帝告状,奈何官小职微,求见无门。便转去阴间,想要投胎转世,岂料如今投胎还要办证,我等到投胎办去找那猪呆子,该死,该死,恕罪,恕罪,在下又出口伤人了,找那净坛使者大人,可是三番五次不见踪迹,在那边足足等了一月有余,还是一事无成,又受了那帮办事人员的闲气,无奈之下返回这里,想到从此无处安身,故此烦恼,不想惊动了夫人。”
  “原来如此,那就难怪了。”白骨夫人点头道。
  “不知夫人因何光临此地?意欲何往?”
  “贱妾也是要去那投胎办找猪八戒办证投胎,本想好好休整一晚,明日赶路,却偶遇各位,不胜荣幸之至。可是听各位一说,这证件原来竟如此难办,这可如何是好?”
  “不瞒夫人,其实这证件也好办,只要有红包送上,或者诱以美色,便是小事一桩。那日在下一行三鬼,到投胎办办理证件。一进门,那办事员一双色眼便在在下的侍女朝云身上扫来瞄去,意图不轨。在下道明来意,请他予以办理,谁成想,他便要朝云前去侍寝,如若不然,这证便绝不肯予办,真是岂有此理!朝云见我作难,便劝我应允了算了,只是在下自幼熟读圣贤之书,受孔孟圣人教导,怎么能做这等蝇营狗苟的勾当?且朝云乃是在下的侍妾,侍奉在下许多年,虽无夫妻之名,却有夫妻之情,怎可任由人作贱于她?便与那厮大吵一架,唉,斯文扫地,斯文扫地。”书生不住摇头,神情甚是沮丧。
  “不知阁下可认识那办事员否?”
  “怎不认得?那厮便是黄风岭黄风洞黄风怪座下虎先锋是也,也不知他打通了什么关节,走动了什么关系,并不曾投胎转世,却被委派到此处,做了净坛使者的手下,取了个名号,叫做黄胡,每日里虎假猪威,干那欺压投胎鬼魂的勾当。”
  白骨夫人听罢,不由得抚掌大笑。书生奇道:“夫人因何发笑?”
  “这虎先锋却与贱妾有旧。”
  “啊,夫人安得与他有旧?”
  “想当年,贱妾尚在白虎岭修道的时候,与那虎先锋也曾有过数面之缘,虽无甚深交,倒也不是生人,你这就与我一起去找这厮,好歹总要把这证办下来。”
  孟书生大喜道:“甚好,甚好,那就有劳夫人了!”
  “事不宜迟,咱们现在就上路如何?”
  “这倒不急,那投胎办每日里只在上午九时到十时办公,其他时间去了也无人可找,而且在下也曾习过些皮毛法术,粗通列子御风之术,不半日即可到达高老庄,夫人大可养足精神,明日上路不迟。”
  “这荒郊野外,连个栖身的洞窟都没有,还是赶路好了。”
  “夫人如果不嫌弃,便到在下坟茔中休息一晚如何?”
  “如此打扰了。”
  孟书生站起身,在地上跺了三脚,左转三圈,右转三圈,便听得轰隆隆作响,地上裂开一个大洞,孟书生说了个请字,当先带路,拾阶而下,白骨夫人与侍妾小吏随后跟下,那洞口在身后又隆隆合上。小吏点亮火把,照亮四周,原来是个巨大的地室。
  孟书生抱拳道:“这里便是在下栖身的所在,这里原本有数间祠堂,可惜尽数被毁,只好学那乌龟田鼠,蜷缩于这阴暗的地下,暂且安身。然而即使这地下也不得清静,先是有考古发掘,后来又建楼挖地,把这里搞得乱七八糟,大小野鬼无处安身,惭愧,惭愧,见笑,见笑。夫人如不嫌弃,便权且在此处歇息一宿,明日赶路如何?”
  “唉,孤魂野鬼,有个地方安身就不错了,那里还敢嫌东弃西的?”
  当下几个便一起歇息了,一夜无话,只说第二日,洗漱完毕,孟书生从地下挖出一个大箱子打开,里面尽是黄白之物,并有珍器古玩、玉石玛瑙、名家字画,不一而足。
  白骨夫人虽不知这些宝物的名称,不过也明白都是价值连城之物,奇道:“这是哪里来的?”
  “夫人不必起疑,”孟书生答道,“在下虽是一介穷书生,倒也做了几百年的野鬼,说道这掘墓盗宝,谁及得上咱们这些日日住在坟茔中的鬼魂?这些都是在下这几百年积攒下来的,咱们此去,没有这劳什子开道,哪里能成?”
  白骨夫人点头称是,那孟书生带着侍女小吏及宝箱,使起御风之术,果然泠然而善,不半日,便已到高老庄。抬眼望去,马路条条,高楼重重,正是那暮春时节好时光,到处绿杨依依招莺燕,满眼红花灼灼引蜂蝶,只道是人间好去处,那知道鬼魅投胎地。
  尚未进得庄来,便有一干的闲人围将了上来,纷纷问道:“可要牌号?便宜点与你!”
  白骨夫人奇道:“牌号为何物?”
  孟书生道:“夫人有所不知,这里的办事员每日里只肯放出一百个号来,办理完毕便关门走人,任凭你外面多少鬼急着投胎,也没人理会。便有与那办事员有瓜葛的,套出牌号来,卖给众鬼,倘若不要,自去排队,那只怕等到猴年马月也排不到号来。”
  “有这等事?”
  “夫人不信,便请看。”孟书生抬手一指,白骨夫人顺着望去,只见前面进庄的道路上等着投胎的鬼魂摩肩接踵,影影绰绰,也不知排着几千几万只鬼魂,除投胎的生魂外,又有狼虫虎豹、家禽家畜夹杂其中,那队伍竟似无穷无尽一般,半晌不见前移一步。孟书生接着道,“这里便都是一帮穷鬼了,没门没路,无钱无财,只能在这里排队等候,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等到那投胎的文书。”
  白骨夫人举步向前,抬手万福道:“借光,借光!各位容贱妾过一步可好?”
  然而前面那鬼却不肯让开,定睛看时,只见那鬼双眼通红,眼窝深陷,似呆如傻,直愣愣地看着前方队伍,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。白骨夫人伸手在那鬼身上一拍,奇道:“阁下怎么了?”那鬼却连头也不动,直如木雕泥塑一般。
  “夫人不必惊异,”孟书生道,“在这里排队的鬼魂大都如此,咱们绕过去便是了。”
  孟书生话虽如此说,然而前面如此拥堵,又哪里能过得去?正没奈何间,忽听得有人喊道:“黄大人到!”
  只听得“轰”的一声,那一干欲投胎的鬼魂,便如炸了窝一样,倏忽而至,黑压压地跪满了道路,白骨夫人回头看时,只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众鬼魂之前,一胖大老虎端坐在副驾座上,双目微闭,虽神情悠闲,却不怒自威,自有一股凌然天下的霸道。白骨夫人想要挤过去,却被一帮鬼推来搡去,身不由己,到了队伍尾部。便听得众鬼不断高喊,“我要投胎!”“黄大人垂怜!”其声势也浩大,其波澜也壮阔。然而虎大人不为所动,将右手抬起,做了个前进的手势,那车便缓缓启动,从跪着的群鬼身上压过,一时间高老庄变作了修罗场,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。
  白骨夫人大惊道:“这如何使得!便是在白虎岭,也不过一次抓个把人来吃,哪里敢如此杀人?”
  “夫人莫怕,”孟书生道,“这些不是活人,虽有痛感,倒不会死掉,就像是在阴间上刀山下油锅一样,压过去就好。在下也曾被这厮碾压过几次,现在不也安然无恙?”
  白骨夫人看了看那些鬼魂,果如孟书生所说,轿车过后,纷纷从地上爬起来,追在车后面。白骨夫人拍拍胸口道:“吓死我也!”
  正说话间,那车便已到了白骨夫人身前,好个白骨夫人,虽已不能聚敛魂魄,毕竟也曾法力高强,一跺脚,飞扑上去,抓住轿车的雨刷,大喊道:“虎先锋,留步!旧友来访!”
  那胖大老虎吃了一惊,睁开虎目,定睛观瞧,原来是白虎岭的白骨夫人,大惊而又大喜,忙摇下车窗,说道:“哪阵香风把夫人吹到这里来了?真让我不胜之喜,快请上车,进屋奉茶。”
  便有小厮推开堵着车门的众鬼,让白骨夫人上车,一路进庄去了,孟书生自在后面跟随不提。
  进到庄里,一路驶到一座精致小楼下,虎先锋亲自为白骨夫人打开车门,携着她的手,却不进正堂,进了东厢房,分宾主落座,下人奉茶上来。
  “虎先锋到底是因为什么机缘,能被安排到这样的好所在?”白骨夫人问道。
  那虎精便说出一番情由,只听得白骨夫人目瞪口呆,感慨不已。不知虎先锋说了什么,且听下回分解。

投胎不成山重水复 借尸还魂柳暗花明
  白骨夫人离了高老庄,急匆匆如丧家之犬,悲切切似离群之雁,待跑到没人的所在,想起前尘往事,念到此后将来,不由得大放悲声。正痛哭间,孟书生一行也追了过来,见白骨夫人哭得凄惨,不由得大起狐悲之感,也一并哭了起来,真哭得个惊天动地,风云变色,木石见之也悲戚,钢铁闻之亦动情。
  忽听得耳旁哗啦啦一声锁链摇动,只骇得四鬼魂战兢兢四肢不敢少动,颤巍巍抬起头定睛观瞧,不看还则罢了,这一看,更是大惊失色,三魂掉了两魂半,六魄只剩一魄全。
  你道是谁?却原来是黑白无常到近前。
  那白无常头戴二尺多长白尖帽,上书四字“一见生财”,笑颜常开,黑无常头戴二尺多长黑尖帽,上书四字“天下太平”,一脸严肃。白无常拿着哭丧的白棒,黑无常擎着勾魂的锁链。
  四鬼不敢怠慢,拜倒在地。
  白无常笑嘻嘻道:“四位不必多礼,你们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?”
  黑无常凶巴巴道:“老实交代,免得皮肉受苦!”
  白骨夫人道:“尊神容禀,我乃是白虎岭白骨洞的白骨夫人,被斗战胜佛打死,意欲投胎转世,却又没有门路,故此悲伤。旁边这位乃是前方土地,不是孤魂野鬼,请两位尊神高抬贵手,放过我等。”
  白无常笑道:“听此言倒像是煞有介事,果真如此?”
  黑无常喝道:“伶牙俐齿,谎言狡辩!莫多说,先随我到阎王面前走一遭吧!”说完便将手里的锁链抖了一抖,化做四个,套了四鬼,拖着便走。
  忽听得身后有人大喊:“夫人留步!”便见八戒跌跌撞撞奔将了过来,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,官帽歪在一旁,官服条缕分析。
  黑白无常赶忙停了脚步,抱拳施礼,问道:“净坛使者大人到此,不知有何贵干?”
  八戒指着白骨夫人道:“此乃在下旧人,两位可否网开一面,放她一马?”
  “既是使者有命,小的自当遵从。”黑无常一抖锁链,收了法器,将几个鬼魂放出。
  白骨夫人拍拍胸脯道:“可吓死我了,多谢使者大人!”喘了几口气,白骨夫人问道,“净坛使者大人,不知刚刚那女子是谁?”
  “嗨,”八戒道,“那便是俺老猪的夫人高翠兰是也!”
  “啊,原来是使者夫人,倒是失敬了!”白骨夫人道,“贱妾记得那高小姐原是个娇滴滴、愁怯怯的大家闺秀模样,怎么变成了这般嘴脸?”
  “夫人有所不知,每提及此事,便教我老猪追悔莫及!”八戒道,“当年西天取经回归东土,总算功德圆满,俺老猪便回到了高老庄,有了这净坛使者的官衔,那高老太爷也不再嫌弃俺生得丑陋,招了俺做养老女婿,欢欢喜喜把那高小姐嫁给了俺。俺在那高老庄育猪养鸡,种地栽花。俺老猪小施神通,让那土地肥沃,畜禽增殖,短短数年时间,便富甲一方,仓里有三四年吃不完的小麦大米,箱中有七八年穿不尽的绫罗绸缎,柜里是几代人花不光的金银铜钱。”
  “如此岂不甚好?又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白骨夫人问道。
  “唉,那年,俺老猪讨了这个投胎办的差事,要到下界为官,太上老君便赐了俺十颗九转阳火金丹,俺将那金丹带到高老庄,藏在佛龛之上,以备不时之需。不知怎的,竟被高小姐偶然寻到,这高小姐也不问青红皂白,便将那十颗金丹一股脑吞下肚中,变成了长生不老体,金刚不坏身。”
  “这乃是好事一桩啊!”白骨夫人拍手道,“如此一来,高小姐不就能和使者一起永享仙福了吗?”
  “你哪里知道,”八戒道,“这男女阴阳有别,静噪不同,于金丹要分别服用,一旦用错,则阴阳错位,男女颠倒,太上老君赐给我的,乃是阳火金丹,倘若男人吃了,定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,龙精虎猛妙用无穷,若是不慎让女人吃了……”
  “那便怎样?”白骨夫人问道。
  “那便怎样?”八戒双手一摊,道,“夫人刚刚不是已经领教过了吗?”
  “啊,原来如此。”白骨夫人又问,“难道就没有个补救的法子不成?不是有专为女人炼制的金丹吗?”
  “那自然是有的,太上老君炼制九转阴水金丹便是专给女人吃的,然而这两种金丹混吃,服用者体内阴阳冲突,龙虎相争,立时便会七窍流血而亡,”八戒道,“我去求了太上老君十数次,他才赐给我一个药方,按方抓药,调理至今,方见初效。还好治疗及时,尚有挽救余地,倘若控制得不及时,高小姐就会变得不男不女,半男半女了。便即使是如此,高小姐仍然变得性情暴戾,兼之力大无穷,我那九齿钉耙,就是这样被她收去的。方才她与我大战一场,老猪哪里是她的对手?”八戒一指自己满头满脸的土灰,道,“还好老猪使个障眼法,借土遁之术,才逃将了出来。”
  “好险,好险!”白骨夫人道。
  “夫人现在知道我的苦楚了。”说到此处,八戒不由得潸然泪下,白骨夫人温言劝慰了几句,愈发勾起了八戒的伤心事,那八戒更是抽抽搭搭哭个不停。
  良久,八戒方才收住悲声,长叹道:“罢了,都是我老猪命该如此,不说了!夫人,投胎一事,你打算如何?”
  “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”白骨夫人道。
  “想必你也知道了,投胎证便在老猪这里,倒是可以给了夫人,只是夫人还要到阴曹地府各部请托,有几个部门的主管极其难缠,加之夫人乃是妖精转世,野鬼投胎,并非凡人轮回,想要投胎转世,必定难上加难。”
  “唉,”白骨夫人叹道,“使者都这般说了,贱妾还有什么指望?”
  白无常在一旁接话道:“在下倒有个办法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  “快说,快说!”八戒催促道。
  白无常问道:“在下记得夫人当年曾经有一门法术,换做解尸术,不知夫人可曾忘却?”
  白骨夫人忙道:“这是贱妾保命的法门,怎么会忘记?当初,妾身便是用此法术,骗过了孙猴子三遭。”
  “然也,”白无常道:“不过,这解尸术还有一般妙用,不知夫人可知否?”
  “什么妙用?”白骨夫人问。
  “快说,快说,”八戒催促道,“你这厮不爽利,痛痛快快说完不行,必定要嘴里半截肚里半截的,急煞人也!”
  “是,是,使者教训的是。”白无常施礼道,“夫人可曾听说过借尸还魂术?”
  “略有耳闻。”白骨夫人道,“当年传道给我的师傅也曾略略提过一点,只是她也知之不详,所以贱妾也不曾学得。”
  “这解尸术逆运,便是还魂术啊!其中虽稍有差别,然则大同小异,”白无常道,“夫人只需找到一具刚刚离魂的女尸,我们哥俩把魂魄带走,夫人你便逆运解尸术,借尸还魂便可,这岂不比投胎来得便捷?”
  “妙啊!”白骨夫人拍手赞道,然后又问,“可是这离魂的女尸又去哪里找也?”
  “哈哈,”白无常大笑道,“你跟着我们兄弟俩,还怕没有新鲜女尸可用么?”
  听闻此言,白骨夫人不由得惊喜交加,跪倒磕头,道:“全赖尊神做主!”
  “不过……”白无常欲言又止。
  八戒不耐烦道:“你这厮找打!还不快说。”
  “是,是。”白无常道,“其一,找女尸简单,然则要找一具合适的女尸却甚是不易,像夫人这般的花颜月貌,等闲难以找到,倘或随便找一具来用,又糟践了夫人的美貌名声,其二,现下夫人是孤魂野鬼投胎,这阎王与判官大人面前……须有些人事……”
  “啊,你早说,”八戒恍然大悟,转头对白骨夫人道,“夫人,可有什么值钱的宝贝带来不曾?都与他俩,这事便成了。”
  一旁的孟书生道:“小人这些年倒是有些体己的什物,奉与尊神可也。”便将小吏手中的箱子接过来,方欲打开,早被白无常一把夺走,白无常嘴里一边道:“不用看了,足够你四人投胎的人事也。”念动咒语,唤来一个小鬼,将箱子背走不提。
  白无常问道:“不知夫人想转个什么模样的女子?”
  “当年贱妾离世的时候,正是盛唐,世人都喜欢丰腴富贵的女子,却不知千载之下世人喜欢何等模样的,还请尊神指点一二。”
  “这个……”白无常沉吟一下,道,“如今世人偏爱那娇弱瘦长的女子,似夫人这等骨感美女最是受欢迎,在下建议夫人可以回转到那商纣王的时候,借苏妲己的肉身最为合适不过。”
  “妙啊!”不待白骨夫人答话,八戒便在一旁鼓掌叫好,“便是她了!”
  “不过……”
  “看俺老猪不狠狠地教训你一顿!”八戒一拳砸在白无常头上,将那高高的尖帽打得如同扁片一般。
  白无常吓得往下一躲,上下颌骨一咬,正好咬住了伸出来的长舌头,直疼得他嘶哈乱叫,忙喊道:“使者息怒!只是要穿越回商朝,需要一件宝物?”
  “什么宝物?”
  “月光宝盒!”这次白无常学得聪明了许多,不待八戒追问,继续道,“小的听说这宝盒愿是紫霞仙子所有,后被齐天大圣收走,再后来被唐三藏师傅拿到,如今却不知下落,少不了还要使者大人略施手段,费些周折……”
  “哈哈,”八戒大笑,从怀里掏出一物,黑黢黢,异香扑鼻,紫蔚蔚,华彩隐现,道,“你们看,这是什么?”
  “月光宝盒!”白无常惊叫一声。
  “然也!”八戒道,“俺老猪从师父那里借来此宝,本打算回到高小姐误食阳火金丹之时,不成想却有此一番妙用,也罢,俺就随你们走一遭便了。”
  孟书生在旁道:“使者大人,不知我等几个如何处置?敬请使者大人示下。”
  八戒沉吟一下道:“不如这样,我那高老庄正缺一个土地,你便去做了本处土地如何?”
  “当得,当得!”孟书生忙不迭地说,于是八戒写个字条交与孟书生,言明委任他为高老庄土地,令虎先锋负责安排云云,孟书生接过纸条,千恩万谢地去了。
  当下八戒安排吃饭歇息,待玉兔东升,月华满地,八戒打开宝盒,念动五字真言:“波若波罗密。”便听得“倏忽”一声,早已穿越了数千年,回到商朝去也。
  不知白骨夫人是否借得妲己肉身,且听下回分解。   

本文由金沙澳门总站官网发布于科普阅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投胎不成山重水复,投胎办偶遇虎先锋

关键词:

上一篇:战国策精华评析,苏秦说西周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