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澳门总站官网-金沙总站网址

科普阅读

当前位置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> 科普阅读 > 明前雨后,忽而今夏2

明前雨后,忽而今夏2

来源:http://www.njhfs.com 作者:金沙澳门总站官网 时间:2019-11-23 05:33

风起了阳光的影子好透明而记忆是手风琴响起 我以为我终于也学会忘记但沉淀的扬起乱飞 下一站到哪里到底爱在哪里从谁的怀里转到哪里 你现在在哪里我想你轻轻的已经遗失的怎么样再赎回 谁的歌在风里有一句没一句好像是句迟来的对不起 比生命还漫长的成长路途里为何总有太多未知 要怎样才不会分离怎样才没有对不起 by万芳 ===== 开学后何洛返回加州,冯萧则继续在实验室里忙碌着,他在这个项目组里是新人,自然加倍努力,偶尔老技术员偷懒,把需要连续十几个小时的监测交托给他一人,熬夜也是常事。加州和美东有三个小时时差,常常何洛这边已经午夜,还会看见冯萧在线。 何洛劝他,“如果太辛苦,就宛转点和你们老板说啊,谁都不是铁打的。他们这样太不厚道。” 冯萧总是呵呵一笑,打上一行字:“这也是一种磨练。”他解释说,“他们都是technician,不很在意出什么成果;但我是学生,现在多做点,也是积累自己的资本。” 项北也问,“萧哥,做得这么辛苦,难道可以赚加班费?攒钱筹办婚礼么?” “我说过要结婚?” “早前你说有这个打算,说要等何洛硕士毕业,开始做research,课程不重的时候。” “Forgetit.”冯萧说的简短。对于那天的送别,他不问,何洛也绝口不提。但,终究是一根刺。如他所愿,何洛回来了,遮掩间双眸红肿,又和最初相识的时候一样,眼底总有一层雾气。那是多久,也有将近两年了,然后看她一天天开心起来,温和沉静地在自己身边微笑,看她在厨房氤氲的水汽中煮饭、看她满手泥污蹲在后园里侍弄花草蔬菜、看她扎高马尾在足球场边挥手加油,以为这样就是一辈子。谁想只不过匆匆数面,一年的感情几乎被抹杀。冯萧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看错了过去,还是算错了未来。 也不知道算不算幸运,何洛没有离开。 感恩节将至,何洛再次飞来探望冯萧,顺便去师兄师姐工作的大药厂找实习机会,她说:“我还是想对industry的实际状况有些了解,免得过两年博士毕业找工作时,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,能做什么。” “车到山前必有路。”冯萧说,“除了药厂,你也可以看看和生物有关的咨询、法律顾问什么的,收入高啊,以后我就跟着你混饭吃好了。” “那都是累得吐血的地方。”何洛摇头,“而且我的英语和nativespeaker比起来,还是差得太多,用到咨询和法律上还是有些捉襟见肘。” “可以学么。美国的行业发展都比较成熟,基本上按劳分配,赚得多,当然也比较辛苦了。”冯萧开解她,“不用着急,第一,你现在离毕业还远,实习可以慢慢找;第二,就算真的暂时不能进industry,同样可以做博士后么,虽然收入不高,总比当学生的时候好,而且相对清闲。” 何洛想起刚刚做了妈妈不久的师姐,她就说,读博士后好啊,是个养baby的好机会。 然而,她心底有一种力量不断冲撞,想到要这样周而复始地读下去,冗长的未来便让她坐立不安。 “别想太多了,先在新泽西和宾州这边几家大药厂把简历都投了。而且就算现在实习了,最后进大药厂做研发,他们同样preferpostdoc。”冯萧拍拍她的头,“过些日子这些药厂可能去附近大学的招聘会,到时候我去看看。” “算了,你那么忙,不要操心我这些事情了。” “你这么说我就生气了。”冯萧故意板下脸,“我不操心你,操心谁去?再说了,我也希望你过来美东,离我近点。” 他坚持要做两道新学的菜。“有时候做实验人不能离开现场,一直坐在仪器旁又无所事事,就在网上看了很多菜谱。”他说笑着,弄得一厨房油烟,一会儿把锅盖扔到炒勺上,一会儿跑去推开窗户。何洛凝神望着他的身影,心里闷闷的。 “怎么了,眼睛都直了?”冯萧转身笑,“有话对我说么?” “啊,没。”何洛摇头。 “别傻坐着,去,看看我书桌上打印出来的菜谱,到底什么时候放料酒。” 何洛没有看到菜谱,喊冯萧自己过来找。他的电脑开着,一瞥之下,却看见msn对话框一闪,自己的名字出现在里面。 项北说:“有机会你还是和满天星谈谈,她心里一直有个疙瘩。” 冯萧的答复是:“过一段时间吧,最近情绪不佳,比较暴躁。” 刚刚闪现的那句话,写着:“何洛的事情不必强求,大丈夫何患无妻。” 何洛愣在原地,说不出心中滋味。 “你看到了。”冯萧站在她身后,提着饭铲,“我只是告诉项北,咱们暂时不会结婚。” “嗯。” “来,去吃饭,不要生气。”冯萧解释,“我和满星也没什么。” “不生气。我明白。” “真的?” “真的。我相信你。”何洛挽起袖子,洗手,准备碗筷。一回身,看见冯萧坐在沙发上,低垂着头:“我刚才,很担心你会和我吵架。” “怎么会?我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么……” “我倒希望,可以吵起来。”他缓缓抬头,问,“何洛,你是不会为我吃醋的,对不对?” “我……相信你。” “那么,你是否为他吃过醋?” 何洛别过头去,长长吸气,“那时候人小,比较容易激动。” “我一直告诉自己,你说得对。”冯萧说,“是我太相信你了,还是我压根就不了解你?” 两个人长久对视。何洛说:“我不大懂你的话。是你想太多了。” 冯萧浓黑的眉没有了往日的飞扬,常带笑意的明亮眼睛渐渐迷离:“一直以来,我想相信你,把事情想得简单一些。可是连你自己,都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,是不是?” “给我时间,让我冷静一下,好么?”何洛跪坐在冯萧脚旁的地毯上,去拉他的手。 “你是为了他么?”冯萧甩开,“你想要有一些工作经验,是因为这样回国比较容易找工作,对不对?如果读博士后,就又要绑在美国好多年了,潜意识里,你不想留下来,是不是?” “我……这是两码事。” “那你告诉我,你不是这么想的。” 何洛不语。 “你向来不说假话的。”冯萧叹气,靠在沙发上,“其实,在我们去黄石的时候,你就知道他要来美国了吧。在大提顿,如果是他,你还会哭得泣不成声么?” 何洛支着身边的茶几,飞快地站起来,咬着牙说不出话来。 摆在上边的相框摇晃了几下,仰面躺倒,里面是两个人在熊牙公路尽头的照片,夏日飞雪。Wewerehere,多好的表达,过去时,曾经的旅途目的地,并不是终点。 冯萧望了她一眼,解下围裙扔在餐桌上,推门而出。 到底,还是伤害了他。 何洛茫然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厨房里排烟罩上的小灯还亮着,昏黄温暖,刚盛出来的香菇烧鸡翅还在兀自冒着热气。 外面开始下起雪来,冯萧的大衣还挂在衣架上,从窗口望出去,他的车也在停车场。 这个人去了哪里? 何洛穿好外套,抱着大衣冲下楼去,刚推开防盗门,就看见冯萧倚着墙,抬眼望着空中的雪花。 “我刚出来,就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。”他说话的时候带着白烟,笑容也有些僵硬,“回去吧,这里风大。” “对不起,刚才不应该说那么刻薄的话。”冯萧道歉,“我想要做的洒脱一些,但发现自己根本大度不起来。其实已经有好几次了,我都想和你谈一谈,但是我没有。就是怕一言不和,就再也留不住你了。” “是我对不起你。”何洛扬头,迎上他的目光,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都想做一个理智的人,现在,我决定任性一次。原谅我,冯萧。” 冯萧拉住她:“让你任性的结果,就是我们都会后悔的。谁都会有摇摆不定的时候,这个时候我们就更应该坚持。你想想,很多事情是被回忆美化的,只有握在手中的幸福才最实际。难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你的开心都是假的么?我不相信!” 何洛翕动嘴唇,心里千头万绪无法表述。相处时开心,那不一定是因为爱,为你排忧解难遮风挡雨的人,值得一生感念;然而,分开后的挂念和苦痛,是因为爱么?曾经爱过的,是否依然爱着?见到章远时的心痛,是因为不能回到他身边,还是因为触碰到曾经的伤口? 何洛不知道。 “你决定了,要和他在一起?”冯萧问,“无论我曾经做过什么,以后怎样努力,都留不住你的,是不是?” “我没有。”何洛摇头,“我没有……”她躲开冯萧的目光,但躲不开他的哀伤。 冯萧沉默片刻,握紧她的手,“那么,何洛,你爱我么?” “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事情。” “我问,你爱我么?或者,你爱过我么?” 何洛不语。 “做人不用这么厚道吧?”冯萧苦笑,“到现在,你都不肯骗骗我,安慰我一下么?” 一家法国制药公司录用了何洛,工作地点是宾州的分厂,对方希望她下学期便来实习。舒歌帮忙整理行李,依依不舍地问:“真的这个圣诞前就要走了?” “对。” “但你可以一月份才报道,不是么?” 何洛指着一书包地图,“喏,刚刚从tripleA(AAA,美国汽车联合会)领回来的,我给自己放40天的假。” “你要开车去美东?!”舒歌翻翻地图,中南部各州应有尽有,从西至东。 “有这个想法。” “我反对!”舒歌大叫,“你每天心不在焉,太危险。” “我有保险,行车记录优良,而且我每天只开一会儿。” “保险并不提高驾驶技术!你疯了。” “我没有。” “何洛,你在和自己赌气。”舒歌说,“想做什么就去做,不用太多歉疚。” “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。”何洛坦言,“我的处事态度、我从小受到的教育,决定了有些事情我不能只从感情出发,无论怎么选择,我都对不起别人,对不起自己。所以,索性暂时不去想。人生不是只有爱情的。” “那也不能一辈子当鸵鸟。” “我不会。”何洛敛着行装,“这些我带走,那些大箱子我已经封好了,等我到了,你帮我shipping过去。其余什么音响电视,统统留给你好啦。过一段时间也许我还回来,继续读我的博士。” 她回身看看空荡荡的屋子,放松的抻个懒腰。“为了安全原因,我才告诉你我的行程,不要告诉其他人了。我想把自己交给自己,至少,是这四十天。” 何洛迤逦南下,从旧金山到凤凰城,从休斯敦到新奥尔良,穿过气象万千的红褐色戈壁、热情洋溢的新墨西哥。后备箱里放着水、面包、火腿和苹果,还有一个睡袋和各种工具,上路后发现自己的准备并不充足,长途行车经验更是稀少可怜。有一次看错地图,绕了大段的弯路,找到预定的旅店时已经半夜;在人烟稀少的亚利桑那州,错过一个高速出口的加油站,渐渐油表指针压在Empty的红线上,如此又开了20英里,才发现下一个;在休斯敦看球,兴奋的要喊哑嗓子,出来时却找不到车钥匙,只好打电话报警,并找来AAA的工作人员开窗撬锁……旅途是孤单的,辛苦的,然而充满未知和诱惑。一路紧张兴奋,只要有一个既定的目标,便可以把自己交给蜿蜒长路。 何洛爱这样肆意简单的生活。 她隔三差五就给家中打电话,何爸何妈一直被蒙在鼓里,以为女儿依旧在打点行装。冯萧回国探亲,给何洛发email,说家人问起她,“我妈很想你,说和你一起逛街,一起做饭,都很开心,这么多年总算过了把养女儿的瘾。我不忍心打破她的美好想象,于是说你忙,才没有和我一起回国,因为准备明年到距离我很近的地方工作。原谅我这样解释,因为我也还有幻想,还希望,一切是有转机的。” 何洛凝视良久,不知如何回复。看久了屏幕,眼睛酸痛,她对着冰冷的字符,不断地说着“对不起”,不知不觉泪流满面。 开开停停,已经距离出发将近二十天,在圣诞前夕到达佛罗里达的奥兰多。她在海洋世界附近的连锁旅店住下,盘算着还要去环球影城和冒险岛,当然,还有最不能错过的迪斯尼,索性买了七日通票,孩子一样举着棉花糖、烤火鸡腿,兴奋地和穿梭园中的卡通人物握手,或者在各式过山车上惊声尖叫。 平安夜,迪斯尼的主园中游客众多,大家都聚在灰姑娘城堡前看午夜的焰火表演。音乐响起来,城堡在灯光的投射下变幻色彩。一对对的卡通人物翩翩起舞,舞台上满是童话里的公主王子。到了午夜,乐声戛然而止,所有彩灯熄灭,连风似乎也静了。众人屏息,只见两三粒金色的信号弹曳着长尾巴,带着轻快的哨音冲入夜空,一瞬间,绚烂的焰火此起彼伏,在城堡上方深邃的暗蓝天幕中绽放。 圣诞的歌声飘扬起来,漫天缤纷的焰火下,情侣们牵着手甜蜜的亲吻,其中甚至有带着儿女的父母们,每个人脸上都是幸福的神色。 这样或那样的一瞬,一生中所有美好的光景都被唤醒,交错纷呈。 那些事,那些人,曾经温暖了何洛的心灵。 不需要闭上眼睛回忆昨天的模样,只要抬起头,抬起头看满天的流光飞舞。所有的那些青春年少的笑靥,那些意气风发白衣飘飘的岁月,那些一同悲伤的欢乐的朋友,三月的碧桃六月的丁香十月的银杏,那些四季开谢的花凋落的叶,那些挑灯夜读,那些球场上的汗水,那些欢笑,那些眼泪,那些万水千山,那些执迷不悔……一切的一切,喷薄欲出,那些风里的歌,歌里的梦,统统都是青春剧本的注脚。她全力演出,看到天鹅绒帷幕后深情凝望的眼睛,他走在聚光灯下,款款伸手。 想起某年冬天他的信,他说:“看一颗流星,许一个愿,就是我的目的。”如今千千万万的花火,是否可以淹没所有过去,让一切重生? 到达终点纽约时已经是一月中旬,远眺布鲁克林大桥,冷月无声,凉凉地挂在薄雾低垂的暮色中。每次呼吸,凛冽的风都从鼻子尖锐地灌入,寒意透彻心肺。然而何洛喜爱这种感觉,她在哈德孙河畔张开双臂,细密的小雪花飘落,似乎就是家乡最亲切的感觉。 在霁雪初晴的寒冬,六角形的纯白花朵在发稍和眉毛上悄悄绽放,何洛在自己的肩头,嗅到了春天的气息。 尽管它是那么远。

有时寂寞太沉重身边彷佛只是观众你的感受没有人懂 难得谁自告奋勇体贴让人格外感动爱上他前后用不到一分钟 回想恋情的内容有谁想过有始有终 不过是一时脆弱让人放纵 穿梭一段又另一段感情中爱为何填不满又淘不空 大多数人都相同喜欢的只是爱情的脸孔 by蔡健雅 ===== 冯萧秋天便要启程去美东,临行前分外忙碌。他手边还有一个项目的收尾工作,这笔经费是导师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申请来的,眼看到了递交总结报告的时间,同组的几个研究生都熬红了眼睛,没日没夜的赶Deadline。冯萧刚刚结束了两夜和钢筋的鏖战,又匆忙赶到旧金山国际机场接机。他月余没有理发,面色晦暗,说两句话便打一个哈欠。Davis教授转机日本的时候买了一盒绿茶蛋糕,递到冯萧手里:“不好意思,把洛带走这么多天。你现在看起来像一个艺术家,我都快不认识了。” 冯萧笑着接过何洛手里的行李:“我看起来很狼狈么?要不要把脸挡上?”又问,“这次坐飞机有没有头晕耳朵疼?我妈说买了些晕机药给你,有用么?” Davis教授耸耸肩:“我下了飞机听到的还是中文对话,但是经过一个月,我多少能听明白一点了。” “噢?您学中文了?”冯萧问。 “没有,但是你一定在告诉洛,你很想她,以后不要再和这个老头子东跑西跑了。”Davis教授笑起来胡子直翘,“好吧,我给洛两天假期。” 冯萧的冰箱里空空如也,他说:“你不在的时候,冰箱和厨房都是摆设,现在你回来了,它们又可以充分发挥作用了。” “我是厨娘么?” “那我就是车夫。”冯萧笑,“似乎电视剧里面,可以凑成私奔的一对儿。” “那你最近都吃什么?” “Subway,我用六种面包、三种Cheese,还有不知道多少种的鱼啊肉啊蔬菜啊排列组合,每天都不重样。不仅健康,还有,”他拿出一沓儿卡片,“每次吃都会给一个Stamp,攒够八个可以再换一个,喏,我把以后几天的都攒出来了。” “早饭也吃这些?” “好久没吃早饭了,想不起来。这边的公寓没有转租,新泽西那边的房子合同也没有签,那天浇花的时候水太多,撒到电视上,好在还能继续看。” “那盆杜鹃呢?我走的时候开得还很好。” “估计是我放在太阳下晒过了,那天看都蔫了,我去扔的时候遇到舒歌,被她大大的鄙视,说我辣手摧花,还把剩下的盆花都转移回你们宿舍了。” “真是一团糟啊。我们出去吃,再去中国超市买菜。”何洛笑,“不过,让我先给你理个发。” “一个单身汉,能对付就对付了,每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做什么?” “难道单身汉就要打扮成爱因斯坦?去理发店也就十几美金,非要留成爆炸式。”何洛把他推到镜子前。 “首先我没有时间;其次,他们理得难看,还是老婆手巧。” “啊?你有老婆了?”何洛筋筋鼻子,“去,找你老婆去!” 冯萧转身环住她:“就在这儿,还要抵赖?” 何洛垂首,冯萧只能看见她乌黑的发。 “你不在的时候,我才发现,自己比想象中要想你。当然不只是怀念我的小厨娘或者是小管家,你知道,我也随便惯了。还有,我也练习了几次做菜,不算难吃,改天让你尝尝。”冯萧的脸颊贴在她的额头上,声音有些疲累,笑起来带着闷闷的回声,“老板对我们的工作成果和paper都很满意,说修改一下可以做毕业论文。虽然这段时间辛苦一点,但还是很值得。实习一段时间后,或许可以转成工作签证,拿正式员工的工资,到时候日子就好过了。我想着如果我早点毕业,你这边就不用太辛苦,节奏可以稍微放缓一些。” “不放缓节奏也不行了……我可能暂时去不了美东。”何洛说,“那边只有一家公司接受我做实习,条件苛刻得很。我想我还是留在这儿一学期,把博士论文的开题理出头绪再说。” “没关系,我和导师还有系里商量过了,可以过去作实习几个月,再回来继续写论文。”冯萧说,“这样,隔几个月我就能回来这儿呆一段时间。” “这样租房子很麻烦的,总要转租来转租去的。” “那有什么办法?租两份房子呗,好在实习会有额外的补助。”冯萧捏捏她的鼻子,“总好过一放假,两个人就跨着美国飞来飞去,那样太辛苦了。” 何洛心中感动:“那等夏天硕士结业典礼之后,我先和你一起过去吧,帮你收拾新居。正好,我也可以去看田馨,好久不见她了,很想呢。” “她不说想来加州玩,怎么一直也没有过来?” “寒假的时候过来了,恰好咱们回过了,所以她和老公去了洛杉矶和圣地亚哥,没有来旧金山。他们想去海洋世界和迪斯尼,我看了照片,两个人返老还童,玩得挺开心。” “她结婚很早啊,是国内就认识的男朋友?” “不,是来美国之后,闪电结婚。” “噢……”冯萧沉默片刻,“对了,这次回国你不是去我们家了么?我妈和我念叨很久,说‘你是男生当然不着急,人家是女孩子,难道好意思让人家和你先开口’。我爸妈最近打电话,一直问起这件事情,中心思想就是,不要总拖着人家女孩子。” “嗯?” “我们,要不要考虑考虑?”他试探地问,“虽然我现在没有鲜花和戒指,但你知道,订婚戒指都是比结婚戒指贵的,我总要问问看,有没有人肯收。” 何洛抬头,险些撞到他的下巴。“你就知道突然袭击。”她嘴角微微上翘,若有若无地笑,“我是草履虫,只有最简单的应激性。稍微复杂的问题,能不能预留一个提前量。” “我不是说要你立刻答应。”冯萧笑,“我也想等半年一年,我这边工作的事情有了眉目,稳定下来再说。现在这样,也不错。” “我也觉得,现在这样挺好……”何洛暗自松了一口气。她不知道如果冯萧坚持这个话题,把结婚的事情提到日程上来,又该如何回答。 她打电话,告诉田馨过一段时间会去美东。 “具体时间定了么?” “还没有,要看冯萧这边的project什么时候结束。” “如果不是他要来美东,你也想不起要来看看我。”田馨吃吃地笑,“你现在是唯冯同学马首是瞻啊,夫唱妇随。难得见你这么听话,看来这次是遇到Mr.Right啦。我还没有见过冯同学本人,赶紧拉出来遛遛。” 何洛辩驳:“你也知道我一向挺忙。”又开玩笑道,“如果只有看你这一个原因,我的确下不了决心花300美金的机票钱。” “小气鬼!刚刚还说冯萧现在能拿到RA和Intern两份工资。” “那是他的钱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 “你们俩还分什么彼此?这多见外!”田馨笑,“我也不愿意吃我老公的,每天都说我有奖学金啊,可以自食其力啊,但是租大房子买新车,还不都是用他的工资?不过我也不在乎了,我是他老婆,他养着我,名正言顺么。” “不一样,你是他老婆,是一家人。” “那你们也赶紧结婚咯!省得你总觉得欠了人家的。” “他……问我要不要考虑考虑。” “那你答应没有?”田馨急问,“还有什么考虑的啊,总算有人肯要你,赶紧把自己处理出去。我那个日本同学总说,女人是圣诞蛋糕,过了25就不新鲜了;即使现在大家都读书,也是年夜面条,过了31就是隔夜饭。” “你嫁人之后,巴不得所有的人都立刻步入婚姻生活,和你作伴当家庭主妇。”何洛笑,“我没想过这些问题,先把博士拿到手再说。” “不要拖太久,小心把男朋友拖没了。你知道在男人心里,本科生是黄蓉,研究生是赵敏,博士生是李莫愁,博士后就是灭绝师太啦。” 何洛哭笑不得:“你现在怎么这么多谬论?我都没有怕,你很怕我砸在手里么?” “有点……”田馨一本正经,语气严肃,“你大四下学期还有刚来美国的时候,每天忙得没白天没黑夜的,只有选课拿了A+才会开心。我真得很担心,你什么事情都好强,就这样稀里糊涂自己过下去了。” “如果真的自己一个人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 “看看,你这种心态多危险。女人不嫁人生孩子,再怎么样都算不上人生完整了。”田馨说,“你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么?难得有人把你当孩子一样宠着,该嫁就嫁了吧。非要像以前那样,活得那么辛苦么?我看了都心疼。还有,生米煮成熟饭就好了,省得你那么多心思,还想什么抽烟戒烟的。” “什么抽烟戒烟?” “你回国之前不是很惴惴不安?说担心看到别人吞云吐雾,会把自己的烟瘾勾出来。你自己也说想要向前走,说不想活到回忆里,那么就给自己一点动力和约束啊。” “结婚,怎么能赶鸭子上架呢?我还想问问你,怎么就那么有勇气,认识几个月就把自己嫁了?” “女人短时间内嫁人,无非两种心态,第一是觉得自己拖不起了,赶紧清仓处理;第二是觉得众里寻他千百度,天雷勾动地火,非君不嫁。”田馨很得意,“那我一眼看对眼了,就嫁咯。” “我总觉得,一嫁人,这一辈子就这样尘埃落定了。” “你怕自己后悔,对不对?”田馨一阵见血,“你不爱冯萧,至少不够爱,对不对?当初你和章同学在一起的时候,每一天都恨不得要天荒地老吧。” “那时候太天真了。” “对,你也知道,那些都是天真的想法,现在开始,现实一些了。”田馨有些不屑,“现在的章同学很不得我心,如果他来抢亲,我倒是可以站在他的立场上。但现在你回国那么久他都没把握机会,你又何必为了他,影响和冯萧的感情呢?” “他有女朋友了。” “我晕,那就更不能要了!你早告诉我这个,我就不说什么蛋糕面条的来刺激你了。”田馨愤愤,“你,记住,给我争气点。” 何洛找出当年出国前章远给她的那封信,折痕处已经起了毛茬,墨黑的背景上,Q版小章鱼打着牌子,眉眼挤在一起,滑稽得有些寂寥。 “相信你,如同相信我自己。” 何洛几次想要扔在垃圾桶里,终究狠不下心来。 舒歌走过来,拍她的肩膀,何洛手一颤,几页纸跌在桌上,被风吹得哗哗响。 “吓死我了!” “你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?”舒歌伸手递来一盒龟苓膏,“坐飞机上火吧?来,祛热养颜。”她探头看见桌上的信纸,“这是谁画的?真可爱。” “嗯……老朋友。” “男的?” “嗯?” “笔迹很有力啊,一看就是男生,相信你,如同相信我自己。啧啧,很暧昧哟,我要告诉冯萧去!” “他知道的。章远,是我原来的男朋友。” “嗬,在一起住了两年,我都没有听你说起他来。” “我当自己早就忘记这个人了,现在顶多是普通朋友。” “是不是终于发现,人的心,是无法命令的?”舒歌拾起信纸,“否则也不会翻得这么旧。” “我很久不看了,这次回国又见面,有点感慨而已。”何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。 “就是就是,感慨一下也就过去了。”舒歌说,“冯萧还是很想你的,你不在的时候,他来推走了你的自行车,说是好好维护保养一下。但有两次我在图书馆门前看到他,他都是骑着你的车子。我还笑他有车不开,睹物思人。他八成是被我说中了,耳朵都要红了,嘻嘻,你想象不出吧,那么一个豪爽的人,耳朵变红是什么样子。还有,他也真逗,把所有的盆花都养得那么没精神,倒是里面的杂草长得发疯。我看不惯,就让他都拿回来了。” 何洛笑了笑,客厅的窗台上摆了一排大大小小的花盆,有一紫一粉两棵风信子、一株百合和一盆吊兰。都不是难养的花,但冯萧不大清楚光照、温度和水分的配合,几株花看上去都有些瘦弱,夹杂其中的杂草反而茁壮生长,葱葱茏茏。 “短短几天,就长草了,生命力真旺盛,野火烧不尽啊。”舒歌叫着。 何洛点头:“除非连根拔掉。” “这么绿,有些可惜呢。草就比花命贱么?” “它们也都很好,只是长到了不属于它们的地方。”何洛的手指绕上细长的草茎,转了几圈,用力拽住来,柔韧的叶子颇不甘心,在她指头上勒出紫红的痕迹来。她有些恹恹,对于感情,宁愿选择避而不谈。冯萧疲倦的笑容让她心存歉疚,总觉得自己不肯全情投入,又或是随着年龄增长,感情的表达就是从热烈变为平实。无论如何,她都无法开口,说“让我冷静一段时间”。 然而心里的荒烟蔓草,在冰雪覆盖的年头里沉默蛰伏,此刻蠢蠢欲动,春风吹又生。或许田馨说得对,要争气点啊。“还有冯萧。”她想,要对他好些,再好些,否则,怎样都不公平。 夏天何洛拿到硕士学位,冯萧的实验项目也如期收工。一天看《国家地理》杂志的时候,冯萧忽然抬头,说:“不如我们出去旅行吧,我怕去实习之后,就没有这样的假期了。” 何天纬来参加堂姐的学位授予仪式,听说两个人决定去黄石公园,兴奋地说:“那是个好地方,几年前我们全家就去过,去年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和Angela也想去,但是老爸不同意,说我们几个小孩子开长途太危险。要不是今年我去中国,肯定和你们搭伴。” “搭伴?拜托,人家甜甜蜜蜜一起去玩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?”舒歌白他一眼,“你还是去找Angela比较好。” “I’moverher。”天纬耸肩。 “真是短命的puppylove。是不是去了一次中国,发现地大物博,美女众多?” 天纬嘻嘻一笑,不在乎舒歌的调侃,转身又嘱咐何洛二人:“黄石那边熊很多,不要看它们呆头呆脑一副老实像,跑起来很快的,如果露营,一定要把吃的藏好,否则会被熊偷袭哟。” “没关系,”冯萧大笑,“我只要比何洛跑得快就可以了。” 何洛从ebay上买了几张CD,马修·连恩的《狼》,《风中奇缘》的原声唱碟,还有一些印第安曲风的音乐碟。冯萧在未名空间bbs上泡了几天,参考别人的游记制定了一套行程,又在网上预订了沿途的租车和旅馆。两个人从加州圣何塞出发,乘飞机到犹他州的盐湖城,然后租了一辆车,一路北上,从I15号高速路进入爱达荷州之后,路旁能看到绵延的牧场,天似穹庐,风吹草低。中途休息的时候,何洛在便利店挑冰箱贴一类的纪念品,爱达荷州以盛产马铃薯出名,她选了一张明信片,上面是一个缺了门牙的小孩子,抱着一只和自己体型差不多大的马铃薯,眯着眼大笑,金黄色的柔软头发和背景虚化的草垛相映成趣。 “我来给你寄,然后你寄给我。要不然收件人和寄件人都是同一个,自己和自己玩儿多没意思。”冯萧说着,在寄信人一栏写上自己在新泽西的新地址,“这样地址也离得远些,省得一看,就是对街的邻居。” “都是同一个地址也很好玩儿啊,转了一圈,自己的卡片又回到自己手上。”何洛低头继续寻找,“那我再给你挑一张,我以为会有MyOwnPrivateIdaho的剧照呢。” “什么电影,没看过。” “基努·李维斯主演的,香港的翻译叫做《不羁的天空》,”何洛嘻嘻地笑,“台湾的翻译比较有趣,《男人的一半还是男人》。当初似乎在威尼斯影展大出风头,你可以找来看看。” “才不看。”冯萧哼了一声,“I’mstraight!” 他声音不大,但店里收款的美国大妈还是听见了,笑呵呵看着两个年轻人。 公路穿过绿波荡漾的牧场,从倒后镜里看过去,云影倏忽飞逝,远方山色苍茫。有时地势平坦,车辆稀少,冯萧一踩油门,时速便达到100英里。何洛扯扯他的衣袖,“小心点,已经超速了,别被警察抄牌。”一路车行通畅,傍晚便来到黄石公园的西侧入口。这是美国最大的国家公园,占地近9000平方公里,汇聚了峡谷、湖泊、河流、森林、草原种种地貌,公园里面的主要干道是一个8字,全部环绕下来有200多公里。两人计划在黄石附近住四天,第五天一大早出发,去公园东北角外的熊牙公路,然后驱车南下,在几十公里外的大提顿国家公园宿营。 熊牙公路一直通到海拔3000余米的Shoshone国家森林西峰,山脚还是阳光普照的盛夏,到了山顶开始下雪,冯萧穿着短袖Tshirt,把夹克衫给了何洛,冷气还是钻到车里来,索性开了暖风。峰顶最高处白雾茫茫,路边还有半人高的雪墙,冯萧从工具箱里翻出扳手,在几乎冻成冰的墙上写了“到此一游”四个字:“英语应该怎么说?” “Wewerehere。”何洛歪歪扭扭地添上一行。 “头一次穿着短袖站在雪地里呢,来,合张影发回去吓吓他们。”冯萧说着,连打了三个喷嚏,但兴致依然高昂,“这些雪墙估计多少年也不会化吧,到时候带着儿子来看,你老爸老妈当年来过的地方。” 接近傍晚的时候,两个人穿过黄石来到大提顿公园,路边碧草如茵,河流纵横,树木长得笔直,远处是绵延的雪山。何洛翻出《狼》的CD来听,连说:“这个地方很像新疆的感觉呢,如果能骑马那就太棒了。” 冯萧事先预订了住处,是杰克森湖畔的小木屋,推开窗,就能看见提顿雪山嵯峨的主峰,山顶冰雪覆盖,云雾缭绕。 “喂喂,这就是派拉蒙电影公司片头的那座山呢!”何洛拉冯萧过来看。 “我还是先去买两捆柴禾吧。”他指指地中间的火炉,“我刚才停车的时候问了管理员,这里晚上只有十几度,这样的老式木屋都没有空调。” “要点木柴?能着么?” “放心,忘记了么?每次BBQ都是我负责生火,和高手在一起,你怕什么?” 冯萧去了快半个小时还没有回来,何洛坐在室外的木桌旁,肚子饿得直叫,她做了两个金枪鱼的三明治,口水在蛋黄酱和乳酪的香气诱惑下蠢蠢欲动,忍不住拿出一片乳酪送到嘴里。 “好啊,我去劳动,你就偷吃。”冯萧回来,从车后备箱取出木柴。 “哈,谁让你这么慢,别说买木柴,砍树也应该回来了。” 冯萧接过三明治,咬了一大口:“不知道吃多了的话,会不会都颠出来。” “颠什么?” 他笑着,向身后指指,两个牛仔牵着马,抬高帽檐,冲着何洛微笑。 “刚才在游客中心遇到的,明天和后天的horsebacktour都预订满。人家本来是要下班来交岗,被我软磨硬泡给拽来的。” “你口才很好啊。”何洛开心的绕着棕色的马匹转了一圈。 “其实很简单,就是欺骗了善良的美国人民的感情。”冯萧揽着她的腰,眨眨眼,“亲热点,我说,咱们是来度蜜月的。” 杰克森湖湖水碧蓝,倒映着青色的雪山,夕阳金红色温暖的光芒在微波上跳跃。湖畔开满了宝蓝和淡紫的矢车菊,还有丛丛簇簇的小向日葵。何洛戴上牛仔的宽檐帽,听他们哼两段不知名的牧歌,冯萧在不远处,骑着马微笑。 月亮出来了,皎洁安静地映照着雪山,炉子里的木柴噼噼啪啪响着。何洛白天有些着凉,又想坐在门外看湖光山色,冯萧说:“刚洗过澡就吹风,小心感冒的更厉害。坐在床边看也是一样的。”还拿了一条毛毯把她裹住。何洛抱膝坐在床上,一副委屈无奈的表情。 冯萧笑了,抬手拨开她的刘海,吻了吻何洛的额头:“还好,脑门儿不是很热。”她头发还带着薄荷草洗发水的清新味道,仿佛有一缕月色附着在发稍,光泽明亮,引诱着他的手指穿过湿润的发丝。冯萧低头,轻柔地吻下去,何洛坐不稳,后颈贴紧他的掌心。他的手掌渐渐放低,何洛已经感觉到头发触在枕上,又湿湿地贴在脸颊上,很不舒服。她侧脸,想把头发蹭开, 视线从窗口探出去,只看见雪山雾霭缭绕的峰顶,被月光染成淡青色。这样的夜色太寂寞,何洛忍不住比上双眼,想起田馨的话,“难得有人把你当孩子一样宠着,该嫁就嫁了吧。……还有,生米煮成熟饭就好了。” 毛毯散在床上,她颀长的脖颈伸展进睡衣宽敞的领口,和锁骨隐约的轮廓连在一起。能感觉到,冯萧的双唇沿着这一线吻过来,手掌已经掀起衣襟,游移到她的侧腰上,炙热的温度传来,令她心中一滞。 本应是柔情无限的时刻,何洛却觉得心中有淡淡的忧伤,所有的思绪就和雾霭山岚一样,挥之不散,清冷地缠绕在心头。丝毫触摸不到那些想法的轮廓,每次想去捕捉,它们就轻盈地散开,然而这雾气越来越重,渐渐凝结成露珠,挂在眼角,扑簌簌地滚落下来。 还不想,就此尘埃落定。 李云微的外婆跌了一跤,骨伤并不严重,但同时诱发了心血管疾病和肺炎。她从深圳赶回去,陪了外婆将近一个月,直到老人身体康复。返程时她路过北京,才大叫吃不消,冲着章远抱拳稽首:“同桌,你人脉广,拜托帮我找份工作吧,我看迟早我要被开除了。” “你真是不拿我们当朋友。这么大的事情,就自己扛着,早说我们都能帮帮忙。” “毕竟是家事,怎么好意思总麻烦你们?好在赵承杰在市立医院工作,已经帮了很多忙。” “外婆好些了么?” “嗯,还算稳定,人老了,难免骨质疏松,然后加上原来呼吸道就有些问题……”李云微叹气,“这次真是吓死我了。本来觉得在深圳那边收入高,想多攒两年钱,现在看来,还是乖乖回家工作的好。你在那边认识什么大公司么?帮我推荐推荐啊。” “我认识的一些客户,倒是在当地有分支机构。”章远说,“不过肯定要你转行了,你舍得放弃现在的工作么?你不是说,很喜欢当高中老师?” “都习惯了……只要你介绍给我一份高薪的工作,就不算放弃什么了。”李云微拍拍章远的肩膀,“有同桌罩着,我放心。” “其实,一个人还是很累的。听说,有人还在等你呢,我是说……许同学。” “贺扬么?我不和他一起走,是对的。只不过我用外婆的事情做借口,不肯出国,很对不起他呢。”李云微低头咬着指甲,“我说没有申请美国的大学,他说可以结婚陪读。我就发脾气和他吵架,说他不尊重我,说我放心不下外婆……其实,我是没有勇气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啊。” “婚前恐惧症吧?许同学对你不是挺好的?” “他是很好,不过多数时候,我们选择是那个喜欢的人,而不是那个最好的人。”李云微抬头,“感情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我到最后,发现没有办法勉强自己。是我对不起他。” “选择了一个人,就要接受她的决定,说不上谁对不起谁。”章远说,“还有,最不能勉强的,就是自己的心。就好像弹簧,压得越狠,弹得越高。” “那你还选择这么压着?小心憋得吐血!”李云微瞥他一眼,“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,手心是肉,手背也是肉,我希望你们两个,都可以开开心心的,就算不能在一起,也都要各自幸福起来。” “她很幸福吧。” “我不知道。”李云微沉默片刻,“我只知道,他对何洛很好。你前段时间不是见到何洛了?” “我不敢多问,怕知道什么自己承受不了的事情,掩耳盗铃,自欺欺人吧。”章远笑着截下她的话,走到窗边,“最近我们人事改组,紧要关头。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分出多少时间和心思来想她。我也很累,我所有的投入都没有回应。有时候,我真的不抱任何希望了,但是又不想给任何自己遗憾的机会。我知道,多等一分钟,都会让她离我更遥远,只是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大概能想到的,只有你好,再见。” “其实念念不忘比说再见还更痛苦,铭记过去,更需要勇气。” “那就给我一个机会说再见吧,我会努力说得很潇洒。”章远深深呼吸,“最坏的情况,不过是她不爱我。怎么样,都不会比这个更糟糕吧。”

本文由金沙澳门总站官网发布于科普阅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明前雨后,忽而今夏2

关键词:

上一篇:忽而今夏2,第三乐章

下一篇:没有了